巴西世界杯今天開幕,主題曲《我們是一家人》的拉丁風情,正契合拉丁天后詹妮弗·洛佩茲老當益壯的強大氣場——儘管這首主題曲在巴西沒有引發廣泛共鳴(三位演唱者中只有一名巴西人),並無法與1998年法國世界杯主題曲《生命之杯》以及2010年南非世界杯《Waka Waka》這樣經久不衰的旋律相提並論,但這首歌仍然通過全球的160家電視臺傳向地球的各個角落。國際足聯官網引用的數據顯示,開幕式及隨後的揭幕戰,將吸引大約30億電視觀眾——數十億的觀眾數量足以證明,世界杯和奧運會一樣,已經成為全人類的狂歡節。
  然而,就在開幕式上演員們用音樂和舞蹈竭盡所能展現“自然”、“人類”和“足球”的同時,伊塔蓋拉球場北面地鐵站臺下面的一片區域,數十名高舉抗議標語牌的百姓,正在全副武裝的警察的註視下,彰顯著自己的示威權利——據當地媒體報道,巴西隊與克羅地亞隊比賽之前,有1000多名示威者游行至賽場門外表示抗議。
   昂貴禮物太難消化
  事實上,不少記者都喜歡看到巴西民眾的大規模游行示威,畢竟這樣的素材比較難得。但記者們不願看到的,是示威者阻礙了交通——從聖保羅市中心去伊塔蓋拉球場,只有一條兩車道的柏油路,其交通狀況可想而知。本報記者曾遇上一次中等規模的堵車,不到20公里的路走了一個半小時,而到了球場,卻想不到還要忍受另一種折磨。
  新聞中心是上千名記者“親密”接觸世界杯組織工作的第一站,然而,組委會所提供的媒體服務,卻很難令人滿意。以聖保羅伊塔蓋拉球場為例,揭幕戰的前一天下午,數千名記者趕到球場新聞中心——巴西隊官方賽前發佈會和開放訓練吸引了近千名記者採訪,然而,在能夠容納1000名記者同時工作的偌大工作間里,卻只有1台自動飲料售賣機。據志願者說,他不知道這台機器什麼時候才能投入使用——由於賽場安檢人員嚴禁媒體記者自帶飲料進入場館區域,為瞭解渴,記者們不得不用3倍於市場的價格,在新聞中心內的餐飲區購買飲料。而當記者在餐飲區購買礦泉水時,收銀員居然屢屢算錯價錢,其工作能力令人咋舌。
  “如果待遇不好,球場的工作人員也會罷工,這不是什麼新鮮事。最近一年,幾乎每隔幾天就有人上街游行。上個月球場還沒有修好,從球場往市裡走,沿路有幾個學校的操場和教室都堆滿了沙子和水泥,學生根本沒法上課,家長們非常生氣,找到學校要求讓孩子上課,但學校也沒辦法,很多教師也上街游行了。”聖保羅當地一名華人告訴記者,因為舉辦世界杯足球賽,聖保羅最近兩年混亂了許多,“公立學校的飲水設備、廚房和廁所都不齊全,政府部門的教育資金被挪用去修世界杯球場,所以大家才有意見。”
  足球王國對於足球的熱愛毋庸置疑,但世界杯這份過於昂貴的禮物,卻讓巴西人有些難以消化。
  納稅人花錢壟斷者掙錢
  2007年夏天,巴西前總統盧拉正式與國際足聯簽約——在哥倫比亞退出2014年世界杯主辦權的競爭之後,巴西成為本屆世界杯的唯一候選者,世界杯落戶巴西水到渠成。盧拉多次在公開演講中提到,他要讓巴西借助世界杯提升國際形象,“巴西不僅要在綠茵場上展示足球技藝,還要在城市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給後人帶來財富。”
  但城市基礎設施的建設,卻讓普通民眾苦不堪言——據官方不完全統計,巴西僅用於競技場地及交通系統擴建改造的投資就有114.8億里爾(約合65.2億美元),這個數字大大超出任何一屆世界杯的投資。《聖保羅頁報》的報道稱,2014年世界杯的開支已經超過300億里爾,而日韓世界杯、德國世界杯和南非世界杯的開支加起來也不過281億里爾,一屆世界杯的投入超過前三屆的總和,這在世界杯的歷史上絕無僅有。
  在巴西2010年7月9日被選為世界杯主辦國時,政府曾宣佈,60%~70%的投資來自企業和財團贊助。現在看來,私人投資的承諾只是美麗的謊言。有經濟學家指出,本屆世界杯投資的98.5%是公共開支,私人投資僅占微不足道的1.5%。而1994年的美國世界杯沒花公眾1分錢,所有的支出均由私人負擔;2006年的德國世界杯,公共投資還不到總投資的1/3。
  最令民眾心疼的是,納稅人的血汗錢並非全部支援國家建設——國際足聯預估盈利41億里爾,歐洲媒體估算國際足聯盈利接近60億里爾,擁有獨家轉播權的巴西環球電視臺的盈利可達20億里爾,“興,百姓苦,亡,百姓苦”的中國古語在這裡又得到驗證。
  “巴西的行政劃分為26個州和一個聯邦特區(首都巴西利亞),2013年,各州紛紛成立了2014世界杯廳這一行政機構,用各種方式號召民眾捐款,有的地方甚至直接從民眾的工資中扣稅,相當於直接攤派。”曾在中國駐聖保羅總領館工作多年的劉正勤告訴記者,“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巴西以前進口商品,除進口稅外還要繳納18%的流通稅,但流通稅要在貨物賣出後征收,現在受世界杯的影響,改為從海關提貨時就要提前繳納’,‘猴年收了雞年甚至狗年的稅’,使得大批商人怨聲載道。”
  政治利益“綁架”世界杯
  由此可見,民眾對“世界杯”的反感情緒,早已超出了足球的範疇,這恰恰是世界杯組織者應該警惕甚至需要反思是否應該改變游戲規則的契機。
  “公眾反對世界杯的示威游行,體現了巴西人的民主意識,這是積極的一面,但我認為,借助反對世界杯來攻擊政府,是有政治因素摻雜其中的。”盧拉上個月通過西班牙媒體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他認為,在巴西世界杯組織與籌辦工作飽受攻擊的背後,是黨派之間的爭鬥,“批評是民主生活的一部分,但某些團體認為世界杯如果失敗,局勢就會對他們有利,這是一種別有用心的誤導。”
  一位研究巴西問題的專家,雖然認同盧拉“世界杯與政治密不可分”的說法,但鄙視盧拉政府的實際做法。他認為,巴西世界杯在籌辦過程中出現的種種問題,均在盧拉任期內發生,“用最簡單的話說,盧拉給羅塞夫(現任巴西總統)留下了一個爛攤子。當然,羅塞夫也沒有能力在籌辦世界杯期間完成改革。或許,大家都心知肚明,要把世界杯這個游戲繼續玩下去,沒必要比較誰好誰壞。”
  今年10月,巴西新一輪總統大選又將開始,一家民調機構的數據顯示,前總統盧拉的支持率高達44%,羅塞夫的得票率只有34%,但盧拉尚未公開表達過重新競選的意願——分析家認為,世界杯或將成為影響巴西大選結果的重要因素。
  如此看來,“足球讓政治走開”早晚會成為無稽之談,本屆世界杯居然可能成為總統選舉的籌碼被用以兌換政治資本,也實在是足球無法逃脫與政治聯姻的悲哀一幕——即便東道主如願以償最終捧起大力神杯,贏得全世界球迷的羡慕眼光,但2015年巴西政府進入“還債”階段之後,這個金磚國家始終都要面對經濟通脹的難題,而治療物價飛漲、賦稅增多的靈丹妙藥,還能是足球這針麻醉劑嗎?
  本報聖保羅6月12日電  (原標題:世界杯在足球王國遭遇尷尬)
創作者介紹

Nozawa Onsen

nm54nmw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